端午連假,我們回宜蘭團聚,小湯不知怎麼回事,黏我黏很緊,只要出門就要我抱,連吃飯也堅持要坐我大腿,三天兩夜像背著一隻無尾熊,纏得我有點喘不過氣,幸好他很愛姑姑,多少分散他的注意力,給我一點屬於自己的放空時間。

 

在宜蘭的第二晚,睡前我為小湯唸一篇關於小狗的故事,內容很平凡:有個小女生撿到一隻被欺負的流浪狗,帶牠回家,說服父母,然後陪牠到老。我想起了我曾經有過的三隻小貓,妮妮在花蓮時因為被波波欺負到血尿,後來被一個「只想養一隻貓」的好男人帶回家,過著公主般的生活;懷小湯後期,因為經濟問題我們搬回宜蘭,老人家覺得養貓對孩子不好,三番兩次說服我將貓送走,我跟小胖堅持不肯,但畢竟不是自己的房子,很多事無法自己做主,在我生小湯的當天,點點就被新主人帶去宜蘭,現在在茶園滿山跑,對她來說,我想是最好的歸所。(點點熱愛自由,與其在宜蘭被限制活動範圍,可以自由來去的寬廣田野才是最適合她的。)

 

我天真以為波波可以留下,在宜蘭坐月子時我每天都在孩子跟波波間來回奔波,偶爾趁大家不注意時放波波進來跟小湯見面,看著他們的睡臉,我有說不出的滿足。可惜現實逼得人不得不妥協,調皮的波波不被長輩們接受、我們想帶小湯搬出去,新房東拒絕寵物,所以在我們搬出宜蘭前,波波被花蓮的民宿主人收養,現在是鎮店之寶。

 

我對他們有深深的想念跟內疚,因為我曾經給他們諾言,會陪他們到老,最後卻因為種種考量而食言,我不是稱職的照顧者,雖然最後他們都找到充滿愛的新主人,被送走時的心情想必充滿悲傷與不解,每次想到這裏,我都覺得心痛。

 

當我說完故事,突然發現小湯的被子上夾著一根短毛,灰白的色澤,我知道是點點的毛,三年了,經過無數大掃除,貓毛居然還有殘留,我的情緒複雜。

 

「馬麻,這是什麼毛?」

 

「是貓咪的毛喔,我以前有養過三隻貓咪。」

 

「他們去哪裏了?」

 

我告訴小湯貓咪們的故事,從他出生前到出生後的短暫時間,都有貓咪存在。

 

「在妳肚子裏,我有聽過喵喵喵喔!」

 

這孩子的胎內記憶讓我心酸,原來不只我記得我的三個貓咪孩子,連小湯也有印象呢!

 

「馬麻,以後我們住大房子再來養貓咪,我喜歡貓咪喔!」

 

結束對話後,小湯睡回嬰兒床,我躺在大床上盡情想念我的貓咪們,突然聽到小湯的啜泣聲,我抱起小湯,他哭得很傷心,我等他哭完後問他怎麼了。

 

「妳很傷心,我也很傷心,為什麼貓咪不可以跟我住?」

 

「不要哭了,雖然貓咪不在我們身邊,他們現在很幸福,我也是,至少我還有你。」

 

「我不傷心了,你也不要哭喔!」

 

當晚,小湯睡在我身邊,沒有睡回他的小床,看著他的睡臉,我真心覺得人生沒有遺憾,上天給我一個善解人意的孩子,他會因為別人傷心而傷心,會真心希望別人得到幸福,當電視不時播放社會脫序的新聞時,擁有一顆柔軟的心比讀到博士還重要

 

大家會關心小湯的身高體重、發展快慢、識字多少、聰不聰明、眼睛治療進度等等等,我很遺憾他們只注意到孩子表面的特徵,甚至只希望他將來有成就,而沒注意到他讓人驚艷的理解力與體貼溫暖的心,這才是身為人的基本要件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suj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