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高雄的最後一晚,我的心情複雜。

 

看著清空的客廳,我有好多好多的不捨,想起兩年前,我們剛搬到高雄時,興奮又期待,小湯當時還不會自己走路呢!來高雄的第一個星期,小湯就放手變身「半獸人」,我也開始過著「偽單親」生活。一個人獨自帶孩子孤單又寂寞,尤其是小孩盧小小的時候完全挑戰媽媽個人的修養與耐心,但想想卻又覺得幸運,這兩年,我完全照自己的心意教養小湯,帶著小湯玩遍高雄各大景點,甚至還開始我們的鐵路環島計畫,我們實在地把握我們在高雄的時間,似乎沒有遺憾。仔細回想,我還會後悔自己沒有做得更好,「我應該對孩子再多一點耐心。」,尤其是這一個月,我忙著整理物品準備搬家,變得更沒有耐心,小湯只要看到我沒有笑,就會問我:「馬麻,妳在生氣嗎?不要生氣了啦!」我覺得內疚,但卻不知道該怎麼放掉自己心裏的「不捨得」,我只能一遍遍告訴小湯:「我沒有生氣,我只是不捨得搬家在難過。」

 

我不知道他懂不懂,但我明白他也同樣喜歡這裏跟他的朋友,他也會捨不得。

 

剛到高雄時,沒有親人朋友,因為孩子,我在公園認識一些聊得來的媽媽,然後變成朋友,就像當初我剛到花蓮時一樣,從孤軍奮鬥到很多戰友,我得承認自己運氣很好,「出外靠朋友」這點完全符合我這幾年流浪的人生。我很高興我跟小湯都認識了各自的朋友,享受自己在高雄的時光,雖然現在要說再見,日後一定會再相見。(所以媽媽要努力賺錢存旅費)

 

決定搬回台北跟小胖分隔兩地,除了有經濟上的考量,小胖想爭取更多休息的時間及小湯未來上學的問題是主因,小湯的戶籍在宜蘭,我們在高雄無法抽公幼,私幼的負擔對小胖太重,我勢必要去上班分擔壓力,但如果學校臨時停課或小湯有任何狀況,我們完全沒有人手可以幫忙,糾結許久,還是搬回台北,讓娘家阿母顧小孩、把小湯的戶籍移到台北抽公幼,我去賺錢比較實在。對小湯來說,他正需要爸爸在身邊,他不明白為何現在要跟爸爸分開,我也無法說服自己接受一家三口分開的決定,但面對態度強硬的小胖,我還是妥協了,反正至少我跟小湯還擁有彼此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 

離開高雄,擺脫「偽單親」的身份,同時,我也要辭去「全職媽媽」的工作,因為有幾份工作正在等我去面試,雖然待遇不如以往(要求正常上下班及週休二日似乎很難得到高薪),至少我勇敢走出家庭保護傘,為自己跟小湯累積更好的未來。

 

我會想念這三年24小時跟孩子黏緊緊的日子,卸下全職媽媽的重擔,我還是小湯值得信賴的「媽媽」,也希望未來的日子,我不會辜負這份信任。

 

再見,高雄。

 

會再相見的。

 

 

 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suj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