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,疼我的爺爺過世後,他留下的空缺,我不知道怎麼填補
 
自從他生病以來,這半年多,親朋好友早已做好心理準備
但真的發生的時候,還是不敢相信,一切來得這麼突然
我始終抱著一種希望,只要認真接受治療就好轉
隨著時間過去,醫院家裏兩頭跑,台北台中的往返,每況愈下的病情,好像在嘲笑我過度樂觀
看著他日漸單薄的身體,病床上痛苦的神情,我不時浮現,是不是放棄治療比較輕鬆?
沒有治癒希望的病情,是不是,放棄,讓他少受點苦,比較輕鬆?
 
但,不捨得,所以忍著難過,也要逼強硬派的爺爺繼續接受治療。
 
接到他過世的消息,趕回家的路上,遠遠看到靈堂,我覺得我快要哭了
但是,我想讓他對我最後的印象,是有笑容的樣子,所以我告訴自己,要想些快樂的事
 
快樂的事,美好的事
 
我想起我對他最初的記憶,是去看海豚表演時
他手上的粽子,早已不記得味道,卻一直記得,他幫我剝粽子時的溫柔
 
我想起,我大學畢業的那天
他到台北來參加典禮,穿著學士服拍照,他很得意地說,他的孫子成功了
我想起,考研究所時,他連續兩天陪考
頂著大太陽,我問他累不累,他說,怎麼會累,他就快有博士的孫子
雖然,一直到最後,我還是沒達成他的願望
他過世前,一直問我畢業了沒,要看畢業證書,我有著深深的自責
 
這些是美好的事,卻沒有造成快樂的結果,我覺得我的眼淚快滿出來
 
換個方向,我回想,我第一次遇見小胖的情景
粉紅條紋襯衫、害羞的笑容、磁性的聲音
那天,上帝送了個胖胖的天使給我,改變我的生活
我開始覺得好多了
 
忘了是哪天,有個朋友說了個笑話:「一部電影300元,三部電影多少錢?」
大家都猜900元,他說,是50元,因為「三部五十」
我笑了,真的,我笑了。
 
看到遺體時,我以為我會崩潰,但是我沒有,我一直想著三部五十,我沒有哭。
 
第一次發現,一個看似無聊的冷笑話,在它真正發揮威力的時候,是無敵的。
 
許許多多動人的回憶,在爺爺火化的時候,輕輕飄過
而我這個死硬派,連在靈堂叩別的時候,也不肯讓一滴眼淚落下
因為眼淚,換不回逝去的,我的難過,自己知道就好。
 
沒有人的夜裏,我安心的放聲痛哭
在累了,哭不出聲音的時候,我告訴自己,我的悲傷,到這裏為止
沒有任何幫助的眼淚,別再消耗。
 
爺爺一直是我最堅硬的依靠,無論是在實質生活上,或是心理上
現在背後的依靠少了,我的不安感反而降低了
因為回到熟悉的地方,不再有熟悉的影子跟聲音,我慢慢知道,我不能回頭
 
據說,在中東,「夜達」是冬天的第一夜,是一年中最長的夜晚,感覺無止盡的黑暗
膽小的我,很難想像除了強迫自己睡著,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渡過漫長的等待-太陽升起的時刻
我的家人,我的爺爺,我堅定的靠山,就是我漫長夜達的朝陽
 
我和爺爺之間,擁有了一段濃縮保存完好無缺的過往,就足夠了

全站熱搜

suj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